当前位置:首页>>文化>>文化人物

《恩施土司城赋》诞生记

——以此纪念蔡元亨先生逝世五周年

发布时间:2018-05-07 10:35 来源:恩施晚报 作者:田发刚 编辑:郑晓涵 浏览:0次

2001年上半年的某一天,州民委主任罗贤美把我叫到办公室说:“这件事还是要你来搞一下。我准备弄个‘民族大观园记’,请人写了一篇,没有达到我理想中的要求。”我说:“你是个什么要求呢?”罗贤美说:“实际就是写一篇赋,千字文,刻在鼓楼的大钟上。”我想了一下,对他说:“我负责给你找个人按你的要求写,保证你能满意。”

其实,究竟请谁写,我也没考虑成熟。回家征求谭笑的意见,她向我推荐了蔡元亨。她说:“如果说恩施有一个人可以写,那就是蔡元亨;如果说有三个人可以写,他就要排第一。”

3

恩施土司城景区游人如织。(资料图片)

蔡元亨是澳门银河娱乐在线龙凤高中的语文教师,是当年《恩施日报·周末》民族文化专栏的特约通讯员。我读过他在《恩施日报·周末》上发表的一系列民族文化论文,那年初他又出版了文化著作《大魂之音·寻找巴人精神秘史》。他是个知识渊博、笔法隽永的文化人,对土家族文化有独到的研究,估计他写这篇钟铭文十拿九稳。我对谭笑的推荐十分赞成,立马就给蔡元亨老师打电话,简单地说明所请之事,约他安排半天时间到城里来看看土司城。

第二天,我与他到土司城“考察”了半天,爬山路,过索桥,逛城墙,我边走边给他讲修建土司城的初衷,是为了集约式地展现土家族历史与文化,是一个有历史文化依据的人造仿古文化景观。写钟铭文就是让游客能通过读这个作品,粗略了解和欣赏土家族大历史、大文化。蔡老师听了我的介绍很感兴趣。他很健谈,边走边给我讲述他的《大魂之音》,讲巴人文化的浪漫秘史。我们这半天的考察真的是好快活。

跑了半天土司城,我估计蔡老师也有了腹稿的框架。他问我对这篇文字有什么具体的特殊要求。我说这篇文字面对的是大众游客,不能搞得深奥难懂。我就提了个简单的要求:“千字文,高中生看得懂,初中生认得完,又要经得起历史洗刷。”我商请他三天出作品初稿,他答应得很爽快。

第三天,蔡老师就送来他的初稿,说:“我按田主任的时间和字数要求,完成了作业,至于内容是否合适,我就不武断下结论。”我一口气读完了他的“作业”,油然而生激动之情,找蔡老师真是找对人了,我只改动了几个笔误的错字,校正了标点。送给罗贤美时,他看了两遍,桌子一拍:“太好了,我就是要的这个东西!这下我们的土司城就有魂了!”这时,我心上悬的一块石头才落地。因为欣赏一件作品,各有各的喜好,谁知道罗贤美会怎么看?我也很高兴地说:“那就算审查通过了。”罗贤美说:“你就替我感谢蔡老师,同时负责指导土司城把这篇钟铭文做好。”

因为文字是刻在钟楼上的大钟上,人们需仰视才可见,我给负责建设的人员交代:铸造时,要用楷体字,同时,大钟上不要做其他渣渣草草的东西,利利索索铸上这篇文章,好让字大一些。铸就挂起时,我去看了一下,文字是做的隶体字,大钟下沿做了一大圈花纹,大概占了三分之一的面积,字就显得小了些,所以站在下面读钟铭文有些困难。后来我建议,做一块石碑把文字刻在上面,立在钟楼地面上,让游客欣赏。

1

民俗节目表演。(资料图片)

这篇赋写得文采飞扬,情感充沛,又比较通俗,土家族的人文历史囊括其中。蔡老师可以说是恩施文化界的一个奇人。经常有一些奇思妙论从他大脑飞出。他的行文不是用“如流水”能比喻的,可以说是“奇彩飞扬”。写这篇纪念文章时,我重新翻阅了他的著作《大魂之音》,我把此书的开篇《绪论》的第一段文字照录于此,你就会体味到他的思维不凡:“研究过去,不是要证明他们曾经活过,而是要证明他们现在还活着。现代人必须明白:自己生命活力的诸多因素中,那些文化因素是最活跃的因素,找到了它就找到了民族精神的染色体;找到了从远古的神坛投射到未来的那缕文化祥光”。我为什么不惜笔墨抄写这段文字,是觉得这段文字似乎是他研究土家族文化的灵魂。细读《恩施土司城赋》,可以从这段话中“寻找精神依据”。

我很崇敬蔡老师,他敏锐的眼光、开放而缜密的思考、勤奋治学的精神都是我们学习的榜样。记得我在州民协第一次会员代表会上提出寻访民间艺术大师时,他在会上第一个“拍案叫绝”,称是个“金点子”。后来他就成了州民委、州民协开展各项活动的积极参与者、专家席的座上宾。2013年4月30日,他因得了不治之症不幸去世,有良知的文化人都为他的离去而惋惜,为他流泪。在他住院期间,我与谭笑去看他时,他紧紧地拉着我们的手,不愿放开,我们感到了他对生命的留恋。躺在病床上,他还是很有兴致地谈他的研究与写作计划,他是在用最后的力气维护自己生命的尊严。我有时在想,如果他还健在,恩施文坛上又会多几分激情几分活力。他应该是当之无愧的“文化守望之星”。

2

跳土家摆手舞。(资料图片)

延伸阅读

恩施土司城赋

采九土之铁,铸民族之大魂。黄钟成,为名苑垂记:颂峻业,

昌鸿运,西部开发,犹再触不周之山,天恩亦倾西南,星移物换。

州府彰盛世之德,于城北郊,枕清江,倚远山,建名园。荟萃民族风情,人文胜览,再现今天中之昨天。

牌楼高耸,载远去之荣光,感沧桑,泛霜颜。游客思绪,顿化古萤,飞入历史深处而留连;徘徊文化百慕大而魂断。

登一览阁,眉睫间,风云舒卷。槛外夷水,追向王角声;阁内清商,拟廪君繁弦。远山苍茫,是巴人真舞台。园中事象,非无中生有,尽染旧日尘烟。城墙蜿蜒,曾是土兵径行处;溪头浣女,犹唱当年征夫怨。摩崖石刻,乃山之魂,久俯瞰。藉碧苔,藏生存之谜;凭松涛,发远古之呐喊。将一堆文化骨殖,留后人解玄。

下翠微,索桥通鸟道,藤路结云巅,入土家社区,苗、侗井廛,人间阆苑:石板居幽竹,吊脚楼青山,茅舍彩椽。品香茗,且休闲。松明淡照,土家歌酣。苗家跳月,三五之夜,舞圆人也圆。鸣蛙有诗,教芙蓉并妍;眠螺无韵,伴池鱼苦恋。爱情消息树,耐情人攀援;枝头阳雀鸟,啼春情,不知倦。沸沸扬扬,生命大容器,情侣公园。

风雨桥上明媚,嫁青山最美之一点。山寨女,朝过相夫婿,暮过省外婆,绿色歌谣,唱不尽生命繁衍。桥上风雨,是梦中柳丝;桥上故事,是摆渡人生之小船。

宫阙嵯峨,古木参天。兴废事,九进堂前。宇连九进,楼高五重,虽巧合九五之尊,非僭越之意,岂敢摩天?边帅构谗,改土归流,土司政权变迁。《容美纪游》在土司繁华不散;《桃花扇》歌寒,仍绕堂中幕帘。踏名士游踪,朝圣、观光,络绎不断。莫叫百代风流,化为过眼云烟。

摆手堂紫气,祀祖先,祈丰年。咂酒是太阳血,火塘是羲皇殿。沉腰摆手,把一轮生命红日,播向人世间。撒尔嗬汉子悲壮,哭嫁歌巴娘哀婉,婚与丧,都是生命盛典。

土司行宫万全洞,营万全。万人洞会土目。晴天洞看飞帘。舞榭云蒸,歌台鸣泉。奉觞,熊吟云崖处;酬诗,虎哮林莽间。非夸饰,顾彩亲历眼见。

红岩缦回,长洞穿。摘天幕亮星,汇文化斑斓。彪炳人杰,缕锦绣,成雕山。兴未尽,迤逦出园。审美冲击久暂,余震撼。

更那堪,暮鼓晨钟,惊神鸦,声怆然。鼓说:昨天,在曲折处积聚力量;钟说:今天,在坦途上发展。噫吁兮,洋洋大观。苟再越千年,纵陵谷变迁,园不复存,而钟铭犹能说话,道尽流年。(蔡元亨)

责任编辑:郑晓涵
博聚网